PT电子平台

行业动态

当前位置:PT电子平台 > 行业动态 >

建始农民帮人修房发生意外受重伤昏迷1个月 谁来

作者: PT电子平台 时间:2019-04-21 来源:本站
摘要:一场意外,让一个原本幸福的家庭遭受致命的打击。至昨日,李世前已在建始县中医院躺了近1个月。从3月19日出事起,他已昏迷了整整26天。李世前家住建始县高坪镇望坪村,女儿大学...

  一场意外,让一个原本幸福的家庭遭受致命的打击。至昨日,李世前已在建始县中医院躺了近1个月。从3月19日出事起,他已昏迷了整整26天。李世前家住建始县高坪镇望坪村,女儿大学毕业后已成家立业,儿子大学刚毕业即将结婚,然而,幸福却在不经意间被一场突入而来的意外击碎——3月19日,李世前帮同村村民装修房子时从二楼摔下,头部严重受伤,如今医药费已花了七八万元,人却还没有醒过来。李世前的家人称,出事后房主只支付了一万余元医药费。现在,高额的医药费已让他们无力承担……

  如今,随着农村居民生活水平的提高,农民建新房装新家的情况越来越多,建房装修中意外事故也时有发生。事故发生后,一方面是伤者因医药费得不到保障而耽误治疗,另一方面是农村房主也面临牵扯进索赔纠纷的风险。农村建房装修出了事故究竟该由谁承担责任?记者就此进行了采访。

  4月4日上午,建始县中医院,刚从重症监护室转到普通病房的李世前静静地躺在病床上,妻子刘玉玲则愁眉苦脸地坐在病床前,默默地注视着他。

  家住建始县高坪镇望坪村的刘玉玲和丈夫原本过着幸福的生活,女儿大学毕业后已成家立业,刚大学毕业的儿子也准备今年结婚。但让刘玉玲没有想到的是,3月19日,一场突如其来的意外却打破了他们幸福的生活。“李世前从楼上摔下来了!”当日上午11时30分左右,同村村民黄某急匆匆地向正在田里干活的刘玉玲喊道。刘玉玲先是愣了一下,随即放下手中的农活,迅速跟着黄某朝事发地跑去。

  今年3月初,黄某的丈夫刘某作为“掌脉师”(干活领头的人),邀李世前一起为同村三组村民杨某家装修房屋。3月19日,李世前在贴杨某家房屋外墙砖时,从二楼摔落下来。因刘玉玲电话打不通,刘某就让黄某通知刘玉玲。“我赶到杨家时,只看到地上一滩血迹和一些呕吐的东西。”刘玉玲说,李世前摔下后,由于望坪村离建始县城有80多公里,她赶到事发地时,刘某等人已组织车辆将李世前送往医院。

  心急如焚的刘玉玲立即又包车从望坪村赶到建始县中医院。当天下午,在建始县中医院,医生告诉她,李世前的伤情非常严重,正在重症监护室进行抢救。

  刘玉玲说,李世前当时摔下来时是后脑先着地,因此头颅后脑骨头碎裂,且前头颅受到挤压,出现了大量积血,最终医院决定对其进行开颅手术。目前,李世前仍昏迷不醒,刘玉玲心急如焚。

  “我每隔1个小时左右就要帮他翻身活动,医生说这样有利于他的血液循环,也可以防止皮肤溃烂。”4月4日上午,刘玉玲边帮丈夫翻身边说,目前李世前已花去6万多元医疗费用,他刚进重症监护室时每天要花约5000元医疗费,现在每天要2500元。

  迫于经济压力,尽管李世前目前仍昏迷不醒,需在重症监护室治疗,但4月4日早上,刘玉玲还是不得不将李世前转到了1500元/天左右的普通病房,以节省费用。

  据刘玉玲介绍,出事当天,房主杨某支付了1.1万元医疗费,第二天(3月20日),她说回去继续找钱。但一去就音信全无,不仅如此,此后她给杨某打了20多次电话,都无人接听。

  刘玉玲只好来到杨某家,但还没有进门,就被杨某的家人一阵痛骂,说给她家带来了麻烦等。

  无奈之下,3月21日,刘玉玲找到建始县高坪镇政府,在高坪镇政府综治办,负责人表示会帮助协调。

  昨日,高坪镇副镇长苏蔡章说,镇综治办了解了相关情况,村干部也出面给对方做过工作,但对方称目前没钱,愿通过法律途径解决。苏蔡章表示,鉴于伤者高额的医药费问题,镇里会继续出面做工作。

  “我们就希望他们能多负担点医疗费,能来个人帮忙护理一下。”刘玉玲说,但目前杨某一家完全不管,她已无力负担昂贵的医疗费用。之前家里主要经济来源就靠李世前在外打零工挣钱,且家里还有80多岁体弱多病的双亲需赡养,现在他受伤住院了,经济来源也断了。

  前几日,记者曾致电杨某,但对方电话一直无法接通。昨日,记者又多次致电,电话接通响了两声后,便提示在通话中。

  昨日,刘某在电话中告诉记者,在杨某家装修时,他确实是领头的人,但在农村做装修不像城里那么规范,他们没有签正式的装修合同。

  盖新房是每个村民的美好梦想。近年来,随着我州农民生活水平的提高,村民改建、新建住房越来越多,但同时,因建房坠落等意外伤害事故致死、致残、致伤的赔偿案件也在逐年增多。

  记者采访了解到,在我州农村地区,多数房主都喜欢请熟悉的人承包修建房子,但却存在很多安全隐患,比如承包者的资质、采取的安全措施等达不到标准,一旦出现安全事故,伤者的赔偿问题就会引发纠纷,造成伤者无钱医治。

  对此,湖北清江源律师事务所律师胡永红认为,以上述案例分析,如果房主将工程承包给了包工头,一旦出现事故,应由包工头负全责;如果是房主雇佣工人修建房屋,发生事故后则由房主负全责。同时,胡永红强调,农村一般出现的情况是房主口头承包给没有任何资质的包工头,且没有签订任何合同,发生事故后,房主应和包工头共同承担连带责任,而伤者不需要承担任何费用。

  昨日,记者从建始县法院、巴东县法院等处了解到,近年来,两个县都发生过类似的案例。事故发生形成诉讼后,由于当事人的经济条件均相对困难,在建房过程中又没有参加相关的人身意外保险,导致案件的调解、执行都较困难。即使案件判决或调解了,但因赔偿数额大、家庭经济困难等原因,导致一方当事人往往不能履行赔偿责任,受损害方的合法权益因而难以得到保障。

  对此法官建议,我州可设立农村建房意外伤害保证金制度,由建房人(房东、建房承包人等)向有关部门缴纳一定数额的建房人员意外伤害保证金,逐步完善农村农户建房从业人员意外伤害保险机制。

  “另外还应加强农村建房人员安全和法律法规教育,在修建房屋过程中一定要讲究操作规范。”该法官说,如可在农村建立一些正规、有建筑施工资质和施工实力的施工队伍,点对点服务农民建房,以此适应农村日益增长的建房需求。



相关阅读:PT电子平台